上天慈悲降大道於世間,有緣有福者得之,能安頓身心進而福慧雙修,達本返源。自師尊師母於一九三O年同領天命廣渡有緣佛子;一九四八年白水聖帝韓道長與陳前人大姑銜命至台灣開荒闡道,犧牲奉獻忍辱負重,大道普傳,正應仙佛慈悲所言大道將弘揚九洲,當然加拿大溫哥華也不例外。溫哥華道務自一九九四年徐經理全家移民溫哥華,再加台灣前賢們的助道開荒,讓有緣佛子能沾天恩可以得渡,並播下發一崇德第一批之道種。

九五年至九七年因台灣各道場多位講師陸續移民溫哥華,並積極推動道務,沾天恩師德道務能順利推廣,九八年前人老慈悲,為讓溫哥華道務能與台灣道場接軌,落實集體領導、整體帶動理念,達到事事有人做、人人有事做的理想,成立了臨時溫哥華道務中心,讓道親都能在發一崇德彌勒家園中,參與學修講辦行。九九年底前人老慈悲再次蒞臨,正式成立溫哥華道務中心;讓溫哥華道務呈現新氣象,同時帶動道親更積極投入推動道務行列,廣渡有緣達到三多四好,互相欣賞尊重、提攜、支援,共修共辦,使道親日益增加。此時除推動道務為上天傳福音,廣渡有緣外,道親研究道理共修的地方遂成問題,加拿大是法治國家,為道親同聚又不影響鄰居,尋找合法之聚會場所是有心推動道務道親們的共識與目標。

適逢華德佛堂壇主,故陸講師大樟向前人老表明發愿:蓋道務中心提供道場使用。無奈好景不常,隔年七月,故陸講師奉昭回天,但其兒女為完成父親遺願不變初衷,是年十月,前人老聖駕來到溫哥華,開會決定因應道務之需,陸家拋磚引玉,結合大家人力、財力、物力共同籌建“崇德佛院”,此後更是任重道遠。活佛老師於二OO一年四月份法會後,慈悲臨壇指示:要送溫哥華一個大佛堂,你們人間前人開會決定之事,上天就已註冊,會搭幫助道,財力不是問題,佛院落成後人才才能不斷進來。感謝上天慈悲、諸佛相助、師尊師母大德、白水聖帝護佑、前人老鴻福,及陸家發心和溫哥華道親團結合作與福氣,上天特賜列治文鬧中取靜,今崇德佛院之所在地。

在釋迦牟尼佛傳法的時代,有位波斯匿王的大臣,名叫須達多長者,樂善好施,尤其對孤獨的貧人,特別照顧,所以大家都稱他為給孤獨長者。有一次長者到舍衛城,為其兒子辦理婚事,適逢佛陀講經說法,長者初聞佛法,即心生法喜,當下證得須陀洹果。他有意替佛陀準備莊嚴神聖的道場,讓更多的人聽聞佛法,於是看中了祇陀太子的花園,祇陀太子不願並為難他說,除非你用黃金舖滿了我的花園;不料長者將家中所有的黃金拿出,真的舖滿了祇陀太子的花園,太子受其感動,言其未將樹葉補滿,不如兩人合作,共成佛事,這個花園於是命名為「祇樹給孤獨園」,金剛經即是佛陀在此演說。不知是否天意巧合,「祇陀」在中文是戰勝之意,修習佛法本為戰勝降服自我之習氣毛病,去除我法二執;而真如之佛性又何嘗不是孤獨之園,誠如老子所言「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

如今崇德佛院之興建,要效法祇樹給孤獨園之精神,每一個人都是有心者,從故陸講師之發心獻地,前人老慈悲成立佛院籌建小組,陸家兩兄弟為完成父親遺願,義不容辭、全力以赴之氣魄,令人感佩。炊事組的老菩薩們不辭辛勞地做水煎包、蘿蔔糕、芋頭糕、臭豆腐、粿粽…等等義賣,甚至擺夜市,只為盡一己之力;而年輕的愛心媽媽們分工合作的做愛心便當義賣,只為佛院之一磚一瓦﹔還有學生打工、家教,家庭主婦省下家用,只為贊助護持卡(行功一千元以上者)之推行;又如齊德佛堂的陳姐體弱嬌小,在老人安養院照顧病患,雖然收入不錯,因太辛苦體力不勝負荷,本想辭退,但因想替仙佛找個更大更好的家,她決定咬牙忍痛也要繼續做下去,直到佛院落成。當然道場中之中流砥柱乾道兄弟們,更是竭盡所能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只為訂做人間的天堂。其實最令人感動的是,有太多台灣和美國的道親們慷慨解囊和別的組線及非道親們共襄盛舉,只為人有善願,天必從之。至今不勝枚舉之義舉善行不能一一列數,還望十方前賢大德見諒。

濟公活佛老師說過辛苦煎熬要一段時間,一定會出頭的。天橋是眾人一起搭,力量才會穩固,道是給有心人辦的,道是給理念正確的人辦的,大德者必受命。敬愛的前賢們,一貫道發一崇德本著聖人遺教代天宣化之宗旨,籌建「崇德佛院」,即是要廣渡有情,大興正法,流布將來,無令斷絕!所謂不經一番寒澈骨,焉得梅花撲鼻香,今天崇德佛院落成典禮,普天同慶,讓我們為現代之祇樹給孤獨園,一起加油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